r>
网站首页 |  项目概况 |  组织机构 |  规章制度 |  招标投标 |  党风廉政 |  阳光工程 |  科技动态 |  安全生产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科技动态
 

在网上言辞极不友善的人思维是什么样的

【 文章点击数:888  更新日期:2019-11-26 06:49:54  】
  梁单又被人喷了。他实在受不了了,他无法理解这些喷子到底是怎么样的扭曲的心态,他感觉这些喷子就像一条条到处乱咬的疯狗,无差别攻击,也没有逻辑。他想了解一下,就在百度上搜索喷子,加上了一个叫喷子大师的人。“你好。”好友验证刚通过,还没等梁单发话,对方先发了信息过来。这一副有礼貌的样子让梁单惊的一愣一愣的。“感觉你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对方显然知道梁单潜在的意思:你丫不是个喷子么?咋这么有礼貌,太让我失望了。“喷子喷人只是为了工作。。”“工作?”“你加我干什么?”梁单组织了一下语言,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下。“我想了解一下喷子的心理世界。”“哪种?”喷子还有很多种?梁单更加好奇“喷子还有很多种?”“当然有区别,低级喷子为喷人而喷人,中级喷子为快乐而喷人,高级喷子为了生活而喷人。”“那你一个个给我说吧。”“低级喷子往往是和别人吵架的时候心情不快而对喷,往往没有目的性,怎么难听怎么喷。这种喷子是最常见的。”梁单心想,这么看来我碰到的应该算是低级喷子了?正这么想着,那边又发信息来了。“低级喷子的心态,打个比方吧。有一个低级喷子,他一直吃的是屎,有一天发现你吃的是饭,你三观和他不一样,他喷你。然后他让你跟着他一起吃屎,你不听他的,他喷你。你说吃屎是不对的,对身体不好,你敢反驳他,他喷你。你详细列了很多证据给他证明了你说的是对的,但是他不爽了,你让他不爽,他喷你。于是他一直喷你,你决定不理他了,他又觉得你敢无视他,他喷你。这种低级喷子在我们喷子界也是不受欢迎的。”对对对,就是这样的,梁单心里赞同的很,又不免好奇其它两种喷子。“中级喷子是怎样的?”“中级喷子喷人往往不是为了对错了,而是为了快乐。”“怎么说?”那边停了半响,梁单看着聊天窗口上的正在输出着急的很。“中级喷子喷人的时候根本一点都不愤怒,他们知道自己所说的是错的,他们也是故意说错的,这样才能激怒你,你越生气他越高兴,他看你气的不行的样子心中暗爽,更加乐此不疲。你在这边气的不行,他在那边笑哈哈,在网吧的屏幕后眯着眼睛,用刚扣完脚趾的左手夹起烟缸上半支大前门,洋洋得意地吸上一大口。这种喷子水平高了就不仅仅局限于看一个人生气了,他想看一群人生气,他们就会故意到直播间或者公众平台上面去故意说一句明显错误的、让人生气的话来激怒你们,引发大乱斗。像前段时间的光年梗,中级喷子们去直播间刷:说光年是距离的都是SB。你看了觉得很明显是错的,气的不行,就和他们理论,然后就着了他们的道啦。”梁单想起前段时间自己和别人争论,不免有点暗自羞愧,原来自己着道了。“高级喷子呢?”“高级喷子那就更厉害了。”“怎么个厉害法?”“高级喷子都是为了生活而喷的,你知道水军吗?”梁单想了下,网络水军即受雇于网络公关公司,为他人发帖回帖造势的网络人员。“知道。”“网络水军就是高级喷子的一种,造势,炒作,他们每喷一次人都是有钱拿的。”“为什么别人会花钱来请他骂自己?”“你是不是经常看到有的从未见过的游戏主播的直播间里突然火起来了,很多人在里面骂他?”梁单回想了一下,好像是的,还没来得及回复,那边又发信息来了。“这些喷子都是大部分都是请来的?他们在这个主播的直播间骂人,新来的观众看到很多人骂这个主播,于是见风就是雨,也跟着一起骂,事实上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喷这个主播,然后这个主播被骂着骂着就火起来了,这个时候水军就退场了,然后这个主播开始给自己洗白:你们为什么要骂我?你们一想,我为什么要骂他?好像他也不那么可恨啊,羞愧不已,然后就成了这个主播的粉丝,这个主播就达到了网络营销的目的。”厉害啊,梁单惊呆了。“这就是高级喷子?果然厉害,还能赚钱。”“这只是高级喷子中的初级者,还有更厉害的呢。”“哦?说说看。”“你应该知道前段时间的一个上海姑娘跟着男友回家吃一顿饭就分手的新闻吧?”“嗯。”“然后微博上有个人发了一篇文章来炒热点,《上海姑娘,不是逃饭,是逃命。》,就是在瞎喷,然后再请一群水军来支持自己,这样争议就起来了,然后就火了。这个你知道吧?”“知道。”梁单对这篇文章印象很深刻,因为她居然嘲讽了辣子鸡丁和不锈钢餐盘,实在不能忍,还记得自己也在评论区下面骂了她。“高级喷子中的大成者集成了中级高级所有的特点,他们故意发一个错的或者争议性大的,瞎喷一通别人,然后引起了你们来骂他,你越骂他,他越高兴。”梁单听完已经说不出话来,喷子文化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厉害,居然还能赚钱,梁单好像发现了致富的新道路。“好厉害...还有更厉害的吗?”“有啊,还有更厉害的大屎盆子。”“大屎盆子?”“打错字了,大师喷子。”“教我。”“这个涉及到机密,你想学的话给我打两百块钱拜师费吧。”梁单踌躇了一下。“学了这个之后能赚到钱吗?”“当然能。”梁单给他转了两百块钱。“转好了。”“嗯。”梁单有点激动,不知道大师级喷子是怎样的。“能教我了吗?”信息发送未成功,您与对方暂不是好友关系。“他妈的,被骗了。”梁单气的一拍桌子,突然又感觉不对。他骗了我吗?他没有骗我,他确实告诉了我大师级喷子是怎样的。梁单默默地坐了下来,把网名改成了喷子大师。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京港澳高速公路石安段改扩建筹建处 网站地图
您是第 位来客
冀ICP备12021624号